欢迎来到 东莞市华星绳带科技有限公司,我们是专业的,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, 织带, 绳子, 服装辅料, 鞋材, 纱线。 欢迎留言咨询。

行业资讯

公司产品 分类

新闻资讯

热门热销产品

陈叔宝跳进枯井里,隋军想用绳子把他提起来,为何半天提不动

  • 更新日期 - 2019年09月02日 05:34

陈叔宝被隋军追杀时,躲在枯井中。最终被发现,隋军用绳子想把他提起来时,却感觉太重了,怎么也提不动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
陈叔宝跳进枯井里,隋军想用绳子把他提起来,为何半天提不动(陈叔宝剧照)

为了讲清这件事,我们先来看看,陈叔宝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

一、苦难童年,四处漂泊,惊险即位。

说到陈叔宝,人们自然会想到魏征对他的评价:“生于深宫之中,长于妇人只手,既属邦国殄瘁,不知稼穑艰难。”似乎他从小就锦衣玉食,无忧无虑。

其实不然,陈叔宝幼时命运多舛。在他出生的第二年,江城即告沦陷,陈叔宝全家被掳至长安,后来又和母亲柳氏、胞弟陈叔陵作为人质,被西魏扣留在穰城。

这样的异地漂泊生活持续了八年后,陈叔宝10岁时,母子才被隋文帝陈蒨接回建康,陈叔宝随即被封为安成王世子。

这段母子相依为命的生活,在陈叔宝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艰难苦涩的种子,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,也为他后来的荒唐举止,埋下了诱因。

陈文帝天康元年,14岁的陈叔宝被授予宁远将军。陈宣帝太建元年,陈叔宝被立为皇太子。但他后来的即位过程,却并非一帆风顺,可谓惊心动魄。

太建十四年,陈宣帝病重弥留,陈叔宝、陈叔陵和陈叔坚等三兄弟侍疾。陈叔陵“阴有异志”,早就想取代陈叔宝的位置。

当陈宣帝咽下最后一口气时,陈叔陵吩咐从人取剑给他,想要阴谋刺杀陈叔宝。但手下人是榆木疙瘩,“取朝服木剑以进”。于是,陈叔陵抢过了典药官的切药刀,猛地砍向跪在地上的陈叔宝,不偏不倚正中其脖颈。

遭受重击的陈叔宝“闷绝于地”。亏得乳娘和母亲柳氏拼死护卫,陈叔宝才得以脱险。随后赶来的陈叔坚冒死上前夺下了陈叔陵的药刀,擒住了陈叔陵,才掩护陈叔宝仓皇出走。

后来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,陈叔陵逃脱并率军反叛,被陈叔宝的大将萧摩诃击败,陈叔陵本人及诸子都被杀,陈叔宝惊险即位。

陈叔宝跳进枯井里,隋军想用绳子把他提起来,为何半天提不动(张丽华剧照)

二、贪享奢靡生活,耽于女色声乐。

按理说,帝位得来如此不易,陈叔宝应该倍加珍惜,励精图治,建功立业才是。

但他却在登基后,马上大兴土木,命人用陈年的檀木建造了规模宏大的临春、结绮、望仙三阁,楼高数十丈,皆用金玉珠翠装饰。楼中假山堆砌,掘地为池,遍种奇树名花,香飘十里。

陈叔宝和宠妃张丽华,及宠臣文士遨游其间,终日饮酒作赋,夜夜笙歌,沉溺于纸醉金迷的女色声乐之中。

张丽华被陈叔宝封为贵妃。这位侍女出生的美人,10岁时就得到了陈叔宝的宠幸。长大后的张贵妃,头发最有特色,“发长七尺,鬓黑如漆,其光可鉴”。容貌也颇具风姿,“有神采,进止闲暇,容色端丽,光彩溢目”。

这样的一个绝色美人,配上宏丽高大的楼阁,简直犹如仙女降临,美轮美奂。“常于阁上靓妆,临于轩槛,空中遥望,飘若神仙”。

如果张丽华只有美色,顶多会让陈叔宝怠政,但这人偏偏还很有头脑,“才辩强记,善候主人颜色”。因此,她经常被陈叔宝抱在膝上,处理朝政,和她“共决之”。

隆宠优渥的张丽华因此纵容外戚为非作胆,打击异己,搞得朝廷法纪荡然无存。

当然,也有忠臣看不下去。中书通事舍人傅縡曾是陈叔宝东宫属官,被人诬陷下狱,仍上奏折,痛批陈叔宝的荒淫无度。

陈叔宝见到奏折,勃然大怒,念其为旧属,对他说:“我欲赦卿,卿能改过否?”刚直的傅縡干脆地答道:“臣心如面,臣面可改,则臣心可改。”

气急败坏的陈叔宝,最终毒死了他。

陈叔宝跳进枯井里,隋军想用绳子把他提起来,为何半天提不动(隋文帝剧照)

三、自我麻醉,荒于战备,终至亡国。

公元588 年,隋文帝发兵五十一万,准备渡江进攻陈国。但陈叔宝自恃有长江天堑,不予理会。每日仍然与群臣、嫔妃沉溺于吟诗作乐。大臣章华实在看不下去,上书劝诫。但迎接章华的还是拘捕,斩杀。

终于,隋军攻破了建康。

慌不择路的陈叔宝和张丽华,以及另外一个妃子跳进了宫中的枯井里。隋军大将贺若弼在搜遍了全宫仍不见陈叔宝时,站在井边喊叫,仍无人应答。

这时,有一隋兵提出往枯井中落石,陈叔宝才无奈地回应了隋军。

隋军于是“以绳引之,惊其太重,及出,乃于张贵妃、孔贵嫔同升而上”。直到最后阶段,他都把自己和那些贵妃们捆在一起,生死不离,可见有多荒唐!

隋文帝杨坚对陈叔宝还不错,好吃好喝招待着。而陈叔宝完全忘记了亡国之恨,每日里酩酊大醉,“饮酒一石,好食驴肉”。还恬不知耻地要求杨坚给自己封一个官职,杨坚只好苦笑着说:“陈叔宝全无心肝。”

不过,也许正是陈叔宝的这种没心没肺的表现,才保住了他的性命,让心狠手辣的杨坚,容忍他继续苟活。

荒唐一世的陈叔宝在仁寿四年寿终正寝了,终年52岁。

(参考资料《陈书》《南史》《资治通鉴》)